wppst-文曜星君

音乐剧中毒,八爪鱼式多线程入坑中。
-盾冬一生推,祝老冰棍们幸福QwQ第一剪献给盾冬!
-水浒死忠,cp排列组合。
-大逗全员粉。
-初恋HP,腐向吃得少,吃啥看心情。
-也爱博物馆。
-摩诃婆罗多。不换头像,纪念小太阳
-掉过老母鸡坑。
-X战警主吃狼队,AS,TK牌xEvan银
-ST铁三角排列组合,Scotty x Uhura,哭着吃Chulu。
-本命Simon Pegg及Evan Peters,现在加上384,Flo,还有小米,初恋Alan教授和德普叔,卷福坑没跳。

【萨莫萨】夜////店莫扎特 4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bu】

准备好瞎眼了吗?
这章的OOC预警极其墙裂,极其墙裂。
后方有一个较明显萨莫倾向,但总体仍然是萨莫萨无差。
留下来的都是壮士。


————————————————————————


是周末了,终于是周末了。

萨列里很快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打算一会儿去个书店看看琴谱什么的。全然沉浸在没有莫扎特的喜悦中。

推门就发现莫扎特犹如一堵(矮)墙一般坚定地立在门口不让他出去,一看见他就挂上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

书接上回,萨列里千呼万唤不出来,直把莫扎特的驴都愁得掉了毛。

于是,套用罗森博格经理的话,莫扎特“这个天杀的行动派”找老板约瑟夫要到了萨列里的地址,美名其曰要与萨列里“冰释前嫌/既往不咎/负荆请罪/比翼双飞”。

约瑟夫这几天看着这俩人也一个头两个大,心想算了就随他们去了。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

看着莫扎特大有“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在这儿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山体滑坡/森林大火/山无棱天地合”的架势,萨列里叹了口气把人让了进来。

金发的小混蛋笑得十分得意,好像早就忘了到底要来干啥。

还没等坐下,一枝红玫瑰就夹在卡片里递了过来。

萨列里大脑一片空白。

——这什么意思?你们德意志人送玫瑰不是示爱吗?还是说你莫扎特也是个隐藏颇深的意大利??

他有点想把小混蛋扔出家门了,认真的。

他清了清嗓子:“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花就不用了。能否解释一下您的来意?”

莫扎特好像找回了人生目标一样地把萨列里按坐在椅子上,目光诚挚,单膝跪地:“萨列里大师,希望您能原谅我之前的失礼,接受我诚恳的歉意!”

哦,是道歉啊。

“我接受您的道歉,您也不必如此,毕竟我们……只是同事罢了。”萨列里站起身,试图迅速把莫扎特赶出门。

莫扎特大概是早就料到了会这样,飞快地躲过又把那支玫瑰插在了他胸前衣兜。

“请您还是收下这支花吧!大师!”莫扎特欢快地说,“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比亲眼看着花儿枯萎更难过的了!”

萨列里愣了一下,算是默许了莫扎特的行为,而莫扎特也算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溜达了出去:“我可不想您叫警察来,所以还是期待与您的下次见面吧!”还贴心地把门带上了。

……

他不知道的是莫扎特站在他家门外头,呆立了一小会儿。

莫扎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好像真的开始喜欢上萨列里了。不如说道歉更像是个拙劣的借口,那支鬼使神差送出去的玫瑰才是他的本意。

这太奇怪啦!不过,自从他想明白以后就对萨列里恨不起来了。这个总是穿着黑风衣,彬彬有礼,一脸禁欲的家伙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他甚至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来。

只是不知道萨列里对这种事怎么看……莫扎特想着,朝家的方向走去。

……

萨列里也僵在原地一脸懵逼,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把莫扎特小混蛋放进了家,莫扎特给他道了个歉,莫扎特给了他一枝红玫瑰。

他的脑子现在也乱成了一锅毛线球。于是他当机立断,管他啥呢先去书店坐会再说。

直到他收获了星巴克店员“玫瑰真好看,祝您和您爱人幸福”的称赞时才想起衣兜里还有朵玫瑰花。

哦。

今天的星巴克甚至比往常的更难喝了。难喝到他无比想回意大利。

……

哈利波特的经验告诉我们,人生就像一盒比比多味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吃到的会不会是耳屎味。

萨列里觉得他今天的运气不足以让他拿到任何一种正常味道。而且他在意识到今天是周一的那一刻就应该做出判断了。

事实上当他六点多走进申布伦夜总会的时候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今天这都是怎么了?都磕/嗨了?

一群人正在舞池里群魔乱舞,梅文在吧台后头一边调酒一边口齿不清地唱着“C'est bon pour tout ce que tu as”,可惜效果跟劳动号子似的。达蓬特可能是被梅文灌了酒,不然实在无法解释他究竟是出于什么思路,一边傻笑一边挥舞着粉色羽毛笔一首接一首地写情诗送给女粉丝。莫扎特亲自戴着耳机打碟,蹦哒的不亦乐乎,丝毫不顾舞台后方罗森博格发来的死亡射线。

……时间还早吧?怎么都提前进入午夜狂欢状态了?

他想了想还是先把东西放到了化妆间,心想好歹换个衣服先,下一秒莫扎特就旋风一般地冲了进来拉起他就上了台。

“女士们先生们!静一静静一静!”莫扎特还扣着他的手腕,“今天!我要把我的演出献给我的朋友,萨列里大师!”

台下的男男女女们尖叫成一团,萨列里还震惊着。
这其实不错,他心想,所以今天我是来一边看show一边领工资的?

然而此时他还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以及将直接导致什么。

他还坐在他键盘手的位置上,梅文在莫扎特旁边抱着电吉他朝他飞了个眼,达蓬特好像有点清醒过来了,此刻正有点不安地盯着莫扎特。

下一秒音响里就响起了lolipop luxury的前奏。

日!
萨列里现在只想快点离开,然而底下一群人雪亮的眼睛把他定在了当场。

莫扎特真是过于有煽动力,无论是好的哪方面还是坏的那方面,他敢保证就算他现在装作没人看见地溜达下去都会被粉丝们重新推回台上。很好,现在他真正手足无措了。

“Fxxk me, I'm a celebrity……”亲耳听见莫扎特唱这个实在是过于糟糕了,萨列里想,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学会英文的??

金发的小混蛋一边唱一边在舞台上摇摆身体,引来台下一阵阵要掀翻房顶一般的尖叫。老天他仿佛听见个男粉丝在底下喊我爱你……萨列里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一定是因为被吓到了。

然后莫扎特就凑了过来,贴上了他的后背。老天啊,萨列里想,老天啊。莫扎特的手在他身上四处游走,还扳过他的脸贴在他耳边唱“I know you wanna suck me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气声让那听起来和一阵喘息也没什么区别了。他只觉得血流直冲进他的脑子,让他羞愤难当。

他已经不介意台下到底在做些什么了,这太过火了,太伤风败俗,他只想扯着莫扎特的领子把他拎到后台去……

萨列里愣住了。

他突然反应过来他在想什么。

他想吻上那两片讨人嫌的嘴唇,让他流血,狠狠纠缠上小混蛋罪恶的舌头,让他窒息,惊喘,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已经糊涂了,绝对的,空气里的荷尔蒙对他影响太大了,他必须走。

……

他甚至在没反应过来时,就本能地一把推开了莫扎特。



-TBC-













我就英语不好咋了,你打死我啊
有时候真是觉得,去你妈的
在这个鬼地方呆着干什么


写完夜店莫扎特,肝完大逃猜,就丢笔,不写了,啥也不写了。
也不画了,反正我也不会画。

如果我的输出一直大于输入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弄出什么东西来的。

不如别把自己放出来祸祸世界。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好了orz……
证明自己还没有咸鱼致死【?】

至于这到底是不是萨老师……我尽力了【土下座】

长发没胡子口红萨的搭配看起来有点奇怪emmmm
不过也算我的一针鸡血【】

这个人画画完全属于那种,画着画着自己脑内嗨到爆炸,鸡血一针又一针,然鹅笔下出来的都惨不忍睹型……

大家意会……意会……

一个谜之脑洞。

如果写米flo/flo米,rps的二战AU。

会不会被打死。

【认真思考。】

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看——

在敦刻尔克望着天际线上远去的白帆,Florent百感交集。怀念逝去的美好与梦想,也不知道该思念还是该怨恨他那身为意军军官的,曾经的爱人。
密集的炮火声响起,一切沉寂。

然后flo就醒了,笑着对米开来说他做了个怪梦。

“——我梦见我站在海滩上想着你。”
“——然后呢?”
“——然后就没什么了,我醒了,而你还在。”

……

——TM这都啥。
——可能因为最近想看敦刻尔克。
——当然了这个梗要是我写的话绝对,绝对会BE。

——————————————


我这是APH留下的后遗症吗我咋老想写二战AU???

上回就想开萨莫萨的二战AU结果搞出个大bug最后弃疗【ntm】

可能……我就很想看他们在最坏的时刻坚守吧。
而且战争太过于考验人性,戏剧冲突会非常强烈。当两个人的国家站在对立面时,他们还是他们自己吗?
(又想起了APH那经典的Auf Wiedersehen, Sweet heart。)

最早让我有了这个“每个cp都要有个战争AU”的想法的书,应该是西线无战事。
很短,很薄的一本书,不是什么大部头,很快就能看完。
但完全做到了短小精悍直击人心。

在战争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遭受的都是欺骗,苦难与不幸。而在任何一个条件下,恶人依然是恶人,善人依然是善人。只不过战争将善恶的界限模糊,又让善恶的两个极端对冲。

并不是说对战争有什么执念。我们没有亲历过,也永远不会想亲历。那些动不动就各处宣扬开战的人是最不负责任的人。只是说把故事放在这样的背景下,会有更多的冲突和矛盾,甚至有时故事会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

很难说,我这种总想写/看一些BE概率五五开的梗的人,到底是冷血还是热忱……
因为大概在我心中悲剧总给人以更深刻的警醒和触动,而好的喜剧几乎从来都有一个悲剧的内核。
而且,悲剧也可以是一种美。是一种昙花一现般的美,转瞬即逝,留下的是令人扼腕的故事和记忆的刻痕。
也许,也许连记忆也会消散在风中。无名英雄的故事太多也太沉重,因为他们的苦难太真实。

胡言乱语了这么多我都快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反正这就是个脑洞而已,我恐怕也没有文力写出来……

就这样吧……如果真的有盆友想领梗的话,请不要大意地领走!!!
虽然这个AU超级超级奇怪!!!

如果还有能看到这儿的gn的话【x】




我居然因为战狼吃了冬叉冬。
麻蛋我好奇怪啊,就这么飞快叛变了组织啊!

奇怪奇怪……
感觉我对叉冬接受度没有盾冬高,而且我一直觉得叉冬叉铁定BE。
所以还不如让叉骨爸爸一心助攻。

可……我被Frank帅到了啊!这特么怎么办???
不管先啃两口粮好了x

【萨莫萨】夜///店莫扎特 3

在经历了疯狂卡文之后,我更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ntm】
希,希望质量没掉吧……大家有什么想鸡血的片段也可以说出来,毕竟下几章小莫就要开始撩萨老师了w【




————————————————————
事实证明,一个莫扎特如果想变脸,可以非常迅速。

梅文和达蓬特正在吧台旁边交流刚刚发生的一幕,就看见莫扎特有点蔫蔫地走了进来。

“你刚刚可是给了萨列里一个大下马威……。”达蓬特说得挺客观,“你不高兴吗?”

“我不知道……”莫扎特端起达蓬特的酒杯喝了一口,无视了对方无奈的眼神,“我之前还觉得他罪有应得,可是我刚刚突然就后悔了……”

梅文和达蓬特对视了一眼。

“我能感觉出来他小瞧我,越是这样我越想挑衅他。而且他还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有老板撑腰有多了不起似的!”说到这儿莫扎特有点忿忿不平,“可是,我现在又觉得和他斗气挺幼稚的。他也很有才华,毕竟之前一首曲子都没有难倒他,不然我也不会拿出那首李斯特来……反倒显得我胜之不武。”

“洛伦佐,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和他赌气来着?”

……
梅文在旁边一脸:“你看我之前说什么来着。”
达蓬特已经不能再无奈了。

“虽然他可真像个交际花吧。罗森博格和老板都替他说话。”莫扎特撇了撇嘴,晃得杯里的冰块叮叮当当地响*1,“但我好像后悔了……洛伦佐,你写过那么多故事,你说这我可怎么办好?”

达蓬特心说:我是写过这样的故事,可问题解决之后他们一般都在一起了,要不然你和萨列里也试试?

“不管怎么说,沃菲,这可是你自己搞出来的事儿,你才是那个唯一能解决的人。”达蓬特没直接回答他,“至于我俩?顶多帮你抵挡一阵子罗森博格。”

莫扎特陷入了沉思。

————————————————

当天下午,南奈尔打开手机的时候表情空白了一会儿。

“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急事儿,急事儿!”
“你记得我前两天跟你说的萨列里么?我昨天非常不给他面子,而且他好像被我惹得挺生气……”
“但是……我后悔了!我觉得好像这个家伙也没有那么糟糕……”
“你有什么建议么???关于怎么样才能修复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爱你!无限爱你!xxxxxx——Wolfie. ”*2

咳,也不知道是谁昨天下午还在叫人家“耳钉背头大混蛋”的。

南奈尔再次感叹了一下自己弟弟某些时候的不靠谱,回了短信:“Wolfie,你已经二十了,不是两岁……道歉的话还要我教你吗?”

回复来的飞快。
“这不是道歉能解决的!”
“我昨天挑衅他然后弹了一遍唐璜的回忆”
“现在他肯定觉得我是个粗鲁无礼又傲慢的疯子!”

我的亲弟弟,南奈尔想,你现在就像个小疯子了。

“你这么在意萨列里大师怎么想,是决定要与他谈恋爱了?”

莫扎特几乎秒回,“好姐姐我的好姐姐,就别再调侃我啦!一会儿我又得看见他了,他肯定还在生气……罗森博格肯定也要借机骂我!”

“那没办法,大不了你昨天让他丢了面子,今天再给足他面子好了?”南奈尔回答。

“?????这怎么给?”

“——哎呀好了不说了我还有场演出拜拜我的小Wolfie!”
南奈尔决定单方面结束谈话。

……

是夜,蹦迪的人群都聚集了,莫扎特还抱着手机待在化妆间里不肯出去。

google搜索栏上写着“怎样给足一个男人面子?”*3

………呃………

这TM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莫扎特差点摔了手机。

不管了,大不了就道歉,莫扎特从来不怕这种小事!


等他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萨列里根本没来,梅文坐在架子鼓那儿等着他。

“啰,萨列里叫你气跑了,又剩我一个了。”梅文一摊手,“说吧我的小祖宗,今天想唱什么?”

“萨列里没来??”莫扎特一脸懵逼。

“你说呢?”梅文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掐了掐脸。

“哦……那随便唱点啥吧……你决定好了……”无精打采。

“诶??!那要不就别唱了我直接给你放宝莱坞舞曲算了……”
梅文诧异地看着没精打采的莫扎特,心说连这都没反应,看来是真depress了。

然后他就真的放了宝莱坞舞曲给莫扎特。
hhhhhhhh这小子跳的不错。

虽然事后他被莫扎特蹦起来打了个爆栗,这仍然是笔合适的交易。他手机里又多了一份莫扎特的黑历史。


……

萨列里没去单纯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莫扎特。

道歉?这件事难说他俩谁对谁错。委婉地和好?还不清楚莫扎特是什么想法,他可不想再被人羞辱一番。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好主意。

可他根本就不想看见那张脸,无论是鬓角的一缕金发还是眼角眉梢好看的金色星星,都不想看见。

明天吧,萨列里想,好像明天他的生活就能奇迹般地恢复正常一样。

然而老天爷似乎根本就不想让他好过。

……

令他奇怪的是莫扎特好像突然开始对他示好了,不但故意唱错了音,居然还会对他抱歉地一笑?

可萨列里并没打算对此做出回应,他更倾向于绕着莫扎特走,把化妆间的门一关,一直待到不得不上台为止。即便上了台他也鲜少与莫扎特交流,这可苦了来回跑腿的梅文,每天拿着节目单穿梭在走廊。

……

“我再说一次,莫扎特,我不是你们的猫头鹰……你俩没必要像赌气的霍格沃茨小情侣一样整天托我传书,还偶尔向我下达'——麻烦您帮我抢下他的笔告诉他不可以改那首曲子!'这样的指令。”梅文终于忍不了了。

“萨列里亲口对你说的?!”莫扎特两眼放光。

“是的,亲口说让你不要改他的曲子。”梅文特意划重点。

“那就说明我可以去找他了!”莫扎特拿着曲子蹦起来就跑到走廊那头推开了萨列里的门。

“萨列里大师!这怎么能不改呢您看这里……”莫扎特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萨列里两手提着还没换好的西服裤子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我,我现在就出去,呃……”莫扎特往后退了两步,顺便贴心地带上了门。

……

梅文还念叨着“你们早这样该多好”,远远就看见莫扎特一脸尴尬地悄没声回来了。

“这又是怎么了???”

莫扎特拒绝回答他。

……

事情大概僵持了有一个礼拜多,莫扎特使劲浑身解数试图“给足萨列里面子”,然而萨列里的闭关政策也非常有效,根本不给他留机会。

于是莫扎特决定不绕弯子了。
要搞就搞,一了百了。


-TBC-




1:这是一个同时拥有“的地得”的完美短句。【bushi你停!】
2:x和kiss谐音,表示亲吻,大家懂得,亲吻狂魔莫扎特【bu】
3:怎样给足一个男人面子这个问题,搜到的回答一般是婚姻咨询。如果想得更歪诶嘿嘿……【摊手】








小米的Sex Machine。

知道为什么就算写死自己也要写夜店莫扎特么!!!都是因为这个啊!!!

传说中的米老师娇/////喘福利,搬过来方便大家一起鸡血。

感谢猫予太太的电台QAQQQ!!!!!爱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299430/【←打不开的话超链走这里】

————————————————————————

油管搬运,米老师翻唱Sex Machine。全场高能。

因为听了猫予太太网易云电台http://music.163.com/m/radio?id=340359093&userid=446321092 里这首,看见b站没有就搬过来了。

屏幕宽高比调到4:3大概会和原画差不多。

米老师他……

全程来回溜达,各种抖肩,各种撩,鸭子坐,扭pi股。一边单脚踩音箱,一边扭。

频繁发出谜之声音,还用一种令人遐思的方式抚摸话筒。

对了,还一边晃一边用低哑的声音唱“sexy motherfucker shaking your ass... shaking your ass... shaking your ass... ”【在视频里用弹幕标出了x】

不用抢了,你们UP已经是那支话筒了。

【萨莫萨】夜//店莫扎特 2

歌手+舞男莫x乐手萨

丧病!!!丧病!!!瞎特么飞!!!

这章似乎有一丢丢正经?(只有一丢丢。)
放心像我这种人下一章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脱线回来。

——————————————————————


“我不敢相信,我简直不敢相信。”
莫扎特双手抱胸站在梅文跟前,痛心疾首。

梅文坐在椅子上盯着他,一脸无辜。

“沃尔夫冈,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莫扎特把他憋了回去,“昨天你还是我的老伙计,今天就成了他的BFF*?”

“萨列里是个好人,你很快就会知道的!”梅文辩解着。

“不,我不知道,看来他不但是约瑟夫的宠儿,还是个交际好手,这么快就把你拉拢过去了。”莫扎特叹了口气。

“他没必要拉拢我,况且沃尔夫冈,你不能逼我选一边!”梅文一脸不可思议。

“我没逼你选一边。”

莫扎特审视着他:“我要你站在我这边。”

……

萨列里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他正想装作不经意地离开这神似NTR的尴尬现场,就被莫扎特的目光定在了原地。

“咳,莫扎特先生,再次见面,不胜荣幸。”萨列里随便客套了几句。

莫扎特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个花哨的礼:“是我三生有幸才对,萨列里大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您一样处事圆滑。”

萨列里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小子是真把他当对头了。

“您谬赞了,”他清清嗓子,“您对今晚的演出曲目有什么打算?”

“我?我没什么打算,就即!兴!发!挥!”莫扎特颇有点狡黠地一笑,“期待与您合作!”

萨列里点点头,收到了来自梅文的同情眼神。

他刚想示意对方无所谓,就看见梅文被莫扎特回头剜了一眼。
于是他决定先不吱声。

……

星辰夜月追逐着落下的夕阳,直到最后一抹嫣红消失在天边,城市的灯火这才开始逐一亮起。

申布伦这时也热闹起来,吧台边已然聚集了三五成群的客人,还有些散客已然直接坐在了舞台下的沙发上。

梅文正在吧台里头认真地擦着一只高脚杯,过于认真以至于让人怀疑那是他女朋友。

过不了一会儿达·蓬特也来了,手里抱着没写完的稿子就着吧台边上写写画画,好不容易写到了最后几个词的时候突然被敲了脑袋。

“洛伦佐,太不厚道了,来了都不说一声,赶快接我的班啊!”

“等等最后两个词……”达·蓬特写完一抬头,正好看见梅文在吧台里边对他呲牙咧嘴,“你这是怎么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我们的新键盘手,老板请来的人才,可是我们的沃菲~”梅文飞快地做了个鬼脸,“沃菲不高兴啦!”

达·蓬特叹了口气:“……要我站在他那边?”

“哇,真聪明,难怪写了那么多狗血剧本。”

达·蓬特用狗血剧本打了他的脑袋。

……

舞台的灯光很快亮起,莫扎特在后台满意地等着台下聚集的人群开始骚动,示意梅文开始之后几乎是数着鼓点走上台前。

台下的一片尖叫很能证明莫扎特的煽动性,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引来人们高喊着“Wolfie!Wolfie!”莫扎特满足地眯起眼睛,看起来就像只逮到了毛线球的猫。

这个小天才果然是生来就属于舞台,萨列里在心里想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思维有多奇怪。

这种性格的年轻人他从前几乎都不会深交,太过放荡跳脱往往不能专心于音乐,早晚会有更吸引他们的东西出现,比如酒精weed和撩妹。
想必莫扎特也是这一类,寻求刺激大过于创作本身。

他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惋惜,嫌恶?似乎都不是。至少莫扎特选择了在舞台上活蹦乱跳而不是其他……等等,他到底为什么要试图在自己心里给莫扎特脱罪?

“女士们先生们,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为您献上!”莫扎特又行起那个标志性的礼来,“斯卡布罗集市!”

神游天外的萨列里被鼓点拽了回来。即兴发挥用斯卡布罗集市作暖场?这可不是件简单事儿。他迅速跟上,却发现莫扎特确实有这个能耐。高音纯净又明亮,偶尔调整一些节奏,却又及时地回归正轨。

下一首居然是百老汇的《猫》,他还选了那首最狂放的Rum Tum Tugger*。一时间人声鼎沸,简直成了蹦迪现场。

又是一曲终了,莫扎特看起来丝毫没有闲下来的意思,他又跳到钢琴旁,自己给自己飞快地配了个过场曲。

“现在,我邀请萨列里,我们的新任键盘手,同我一起,为大家献上一段四手联弹——《唐璜的回忆*》”

全场的尖叫欢呼一浪高过一浪,而萨列里僵在了原地。

莫扎特疯了。

这根本不可能,他们第一天合作,李斯特的这首曲子又出了名的变态。就算老天眷顾,这也是顶顶不可能完成的事儿了。

“怎么,萨列里大师,您不敢了?”莫扎特冲他咧着嘴笑。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简直是救了尴尬的萨列里于水火之中。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莫扎特毫不掩饰地冲天翻了个白眼。

“莫扎特,这真是欺人太甚!!!”罗森博格经理从后台冲到台角,敲着他不离身的手杖,活像个老式的台钟开始报时,“太!多!音!符!”

虽然这样不好,但是萨列里觉得自己有必要且必须顺坡下驴:
“莫扎特先生,这首曲子实在太过恼人了,您为什么不试试其他呢?”

罗森博格干脆直接隔开了他和莫扎特。

莫扎特习以为常了一般挥开罗森博格快要化成实体的怨念:“既然萨列里大师不愿意,我自己也不是不能弹。女士们先生们,看来您们不得不欣赏我的独奏啦!”

说着他飞快蹦到了钢琴前,熟练地奏出几个和弦,随即就开始了地狱般狂热的演奏。

如果你一定要萨列里说出来,他被震撼了。

他忍不住闭上眼睛,这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他大大低估了莫扎特的才华。沃尔夫冈·莫扎特,远远不止一个唱几首名曲混混夜店徒有虚名的小青年。如果说原先“天才”只是个头衔,那么现在这个名头就有了实体,那就是,也只能是莫扎特。

如此高难度的曲子,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弹得如此流畅。莫扎特的一双手快得让萨列里叹为观止,好像直接从琴键的这头飞到那头一样。没有过多刻意的修饰,反而带上了他个人的一些色彩,仿佛这曲子不是前人之作而是生发于他内心的旋律一般,诠释得淋漓尽致。收尾干脆利落,没有一个音符拖泥带水。

多么美妙,又多么残忍,仿佛用他自己对美的理解与表达狠狠嘲弄了趋利逐名的世人。而最后,他直接从琴凳上跳了下来,绕过罗森博格走到萨列里面前,挂着挑衅的微笑,近距离仰视着他。

萨列里内心五味杂陈。莫扎特的光芒太过耀眼,他难以想象,也难以逾越。
而那会毫不留情的刺伤他。

“您期待些什么……莫扎特?”萨列里的话里带着苦涩,“您待在您的位置,我们便相安无事?”他深深地看了莫扎特一眼,拂袖而去。

他不知道的是,身后的莫扎特突然收敛起了挑衅的气势,有些怅然又迷茫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TBC-



——————————————
【彩蛋】

罗森博格:
有谁还记得我在台上?????
莫扎特?萨列里?梅文?人呢????全部扣工资!扣工资!!!



———————————————————————
*BFF:best friend forever,我似乎很确信我是这个意思,咳,当然boy friend forever的话……小莫你到底是在吃谁的醋啊!【←不对】

*唐璜的回忆:李斯特根据莫扎特的歌剧《唐璜》改编的钢琴曲。这首曲子,非常丧病,据说是全世界最难的几首曲子之一。能弹的人就不多,弹得好的寥寥无几。莫扎特的歌剧仨小时,李斯特把歌剧里的所有音符都浓缩在了十几分钟的钢琴曲里……效果可想而知……
至于放在这儿的作用,当然是为了让萨老师产生Le Bien Qui Fait Mal一般的感觉!【←停】而且,这首曲子毕竟是依照唐璜改编的,让小莫演绎出来也算有点时空交错的感觉。

*Rum Tum Tugger:百老汇音乐剧《猫》里的一首歌,特别狂放特别摇滚,特别喵主子!!有兴趣的朋友们搜来听听吧!当年唱这歌的小哥就超级超级超级可爱!!!
《猫》里还有其他很多经典,不只是Memory,其中有一段小偷喵夫妻俩的桥段也特别可爱,卖个安利。【说的跟谁没看过一样x】

btw,查了资料之后觉得李斯特的曲子好多都简直丧病啊,超技练习曲什么的,这要长八只手才能弹得出吧OAO……


最后,一切音乐相关的描述这个作者都概不负责……这个作者,一天钢琴都没学过,五线谱都不识……大家就看个乐,这个作者完全在瞎特么飞而已……


【萨莫萨】夜/店莫扎特


这个脑洞,非常丧病。
非常丧病。
日常画风脱线注意。

歌手+舞男莫x乐手萨。
MS属性随意切换萨x委屈炸毛莫
高能预警完毕,下面正文。

文里的梅文就是没弯啦,他太可爱我停不下给他加戏的手……所以这章一半都是他。【bushi】因为他在法扎里的串场太多了却有一个正经名字也没有……所以……用了他本名希望不会太出戏。

注:感谢老万@LV 提供了酒吧名字ww美泉宫的梗2333】
我对不起美泉宫请打死我】


——————————————————————

城市的夜晚永远不乏灯红酒绿,只要你知道去哪儿消遣。

莫扎特可没心情消遣,他现在只觉得他老板在拿他开涮。

“为什么要加人??为什么?”
莫扎特恨不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比起一个正宗维也纳人,看起来更像是意呆利之魂附体。
“梅文不是挺好的吗??他键盘乐和打击乐都很棒,凭什么要加个新键盘手??”

约瑟夫,申布伦///夜///总///会///的老板,这个月第无数次扶额:“莫扎特,你没看见梅文——据他自己说——都要累到心梗了吗?他一个人一会儿架子鼓一会儿键盘真的跟不上你……难道你想让罗森博格经理去敲架子鼓?再说我们店最近还要扩大规模,多招一个人不是坏事……”

“可这个人是罗森博格介绍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莫扎特一脸大敌当前的表情,“这意味着在我没有见识过以前,这个人的定位都是完全不靠谱的!”


“……而且工资还会变成我们三个人均分!”莫扎特想了想又气哼哼地补充道。

约瑟夫本来想说既然店面扩大了我完全可以给你们单独发工资啊……突然瞄见新来的键盘手,他的老朋友萨列里,正彬彬有礼地等在外面,就干脆顺水推舟:“你看,现在人来了,你能见识一下了吧?”

莫扎特瞟了一眼外头站着的人,高个,文雅,眼线,耳钉,络腮胡,太多发胶,有点禁欲,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和他抢工资的都不是好人。

他选择在那人进来之前先哼哼几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萨列里不紧不慢地晃进来,只是跟约瑟夫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就转向他:“安东尼奥·萨列里。”

莫扎特象征性地堆起笑容和他握了手:“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就转回头去继续对约瑟夫怒目而视。

约瑟夫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沃尔夫冈,说实话,萨列里也是我的老相识了,这次他来不光是因为罗森博格,也是因为我才请的动他。你不用这么小气吧?”

莫扎特闻言直接向约瑟夫发送了一个“你们有什么py交易???”的眼神。

“没有,什么也没有,莫扎特。你应该知道他在圈子里的名声也不比你差,你们合作肯定会大放异彩!”约瑟夫说的有点投入,“到时候你们还均分什么工资,我好吃好喝供着你们还不得了?”

“带上梅文!他不是快累出心梗了吗,给他点钱让他多上几份医疗保险!省得他再要死要活的。”莫扎特依然气鼓鼓,“至于这位/交/际/花/萨列里大师,我就不多费心了,毕竟我找你讨薪讨了一年半,和他的薪水一样多!”

莫扎特说完摔门就走了,留下萨列里和约瑟夫面面相觑,约瑟夫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小子,最近又穷疯了……”

萨列里回以一个不明所以的安慰眼神。


然而,此时的两人谁也无法预料,上天的捉弄已然生效,命运的安排正在降临。

——————————————

萨列里融入的很快,第二天傍晚上工时候看起来已经熟门熟路了。事实上,他很早年间就在这里驻唱过一段时间,算作业余爱好,那时候这家店面比这还小,尽管约瑟夫一直坚持叫它“夜///总///会”,仿佛这样就能瞬间高大上起来一样。

如果说,现在这个店面规模,算大一点的,带舞厅的酒吧,那么之前那个大概就跟街边24小时营业的拉面馆差不多规格了。说实话,这次回来他也觉得惊讶了不少,心里暗暗赞叹约瑟夫还真把这个地方弄得像模像样……至于那个莫扎特……

关于莫扎特他还是有点疑问。他不是没听说过莫扎特的名声,天才钢琴家转行做了摇滚歌手兼某种意义上的夜店舞男可不是每天都能发生的。可那天办公室里碰见的小伙子似乎和两个形象都有点差距……更像是……翻脸如翻书的小孩。

“嘿,伙计!你就是萨列里吧?”

萨列里被人从思绪里拉回了现实。他回头一看,是个梳着低马尾的年轻人:“哦,是的我是。”他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

“梅文,”年轻人自我介绍,“您能加入我们真是荣幸,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就好。”

萨列里和他握了握手,突然想起这就是莫扎特那天提起过的搭档,出于好奇,他决定打听一下这个莫扎特的底细。

“呃,不知道您现在方不方便……”

“我?没问题!您想问什么?从我们的酒单明细到杯子被莫扎特摔了几个我都知道。”

萨列里突然有点犹疑起来,这样打探似乎不是件好事,不过话头都起了总不能让他问出“店里厕所在哪?”这种问题来。

“您能不能和我说说莫扎特……”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梅文打断了:“莫扎特!天知道他简直是个小恶魔!

“您可不知道,在您来以前,我白天帮忙擦杯子就算了,晚上的乐队几乎全靠我一个人撑着……嗨,根本没有什么乐队,只有我!老板和我们的调酒师达·蓬特-兼职作家-偶尔来帮帮忙,其中老板帮的还是倒忙。”

梅文说着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说,我怀疑老板根本就没学过架子鼓……而莫扎特,莫扎特小混蛋,每次唱歌跳舞都要搞个大场面。他自娱自乐高兴了,可苦了我这个编曲的……架子鼓,吉他,各种琴,虽然我都会,可我总不会分身术吧?”

萨列里突然明白为什么约瑟夫请他来的时候那么恳切了。

“这么说,要不是您来得这么及时,我就要跑去学双排键啦!”梅文一脸夸张地唉声叹气。

“那他,也没什么表示?”萨列里有点担忧,莫扎特该不会这么不近人情吧?刚刚他不是还变相替梅文讨薪呢?咳,虽然不中听,但毕竟也算讨薪了。

“他?”梅文撇撇嘴,“哼,也不能说他所有时候都在台上疯狂扭动//台下调戏观众吧。偶尔他也祭出他的大杀器,跑去那老钢琴前头弹些高难度名曲什么的,那时候我就可以歇会儿啦!偶尔在他入迷时候捣捣乱,客人也喜闻乐见。”

台上疯狂扭动?萨列里眼皮跳了跳,决定不做猜测。

“哈,总之他人还是不错的。自己写歌特别好听,调戏观众很有一手,会营造气氛,还特别大方,自己借出去的钱从来不知道找人要回来,用没了就再找别人写信借……要不是我和达蓬特罩着他,他这会儿估计该流落街头了……”

“你们,罩着他?”

“啊?是啊,自从我们发现他这毛病以后,一发工资就先找他借钱,等看他什么时候开始穷的叮当响了再慢慢返给他,没办法,就这样他还月光族呢。”梅文说得轻轻巧巧若无其事,萨列里一脸高深莫测。

果然是年轻人啊……只大了五岁半的萨列里这么想着,有点怀疑莫扎特的生活作风和作品质量。不过约瑟夫这个草台班子这么火爆,想必他也是有点能耐的。

他向梅文道了谢,正准备离开,突然发现他之前立的那个flag好像一语成谶。

“那个……请问您店里卫生间在……?”萨列里有点尴尬。

“嗯?我带您去好了,就走过门口那排酒架旁边的走廊……”梅文倒是自来熟,搭上他的肩膀就领起路来。


迎面撞上了莫扎特。


挂着一脸“捉/奸/在/床”表情的莫扎特。

……



“约瑟夫!你在吗???”莫扎特穿透力爆表的声音传来,“梅文不用医疗保险了!让他心梗去吧!!!”


-TBC-


买卖买买买!!!剁手!!!剁手剁手!!!

SK:

法扎&德扎&罗朱团子挂件【终宣+通贩链接】


材质 / 弹力布+丝绵填充

大小 / 6cm高

价格 / 20 rmb/个

通贩链接→→→ 戳这里(比心)


(实物可参考p2各各的返图repo~谢谢大噶的喜欢哇!!也欢迎其他返图!!